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傾聽時間】


鐘滴滴嗒嗒地響著
扶著眼鏡
讓我去感謝不幸的日子
感謝那個早晨的審判
我有紅房子了
我有黑油氈的板棚
我有圓咚咚的罐子
有慵懶的花
有詩,有潮得發紅的火焰

我感謝著,聽著
一直想去摸摸
木桶的底板
我知道它是空的、新的
箍得很緊
可是還想
我想它如果注滿海水
純藍純藍的汁液
會不會微微搖蕩

海水是自由的
它走過許多神廟
才獲得了天的顔色
我聽見過
它們在遠處唱歌
在黃昏,為流浪者歌唱
小木槳漂著,它想家了
想在晚上
捲起鬆疏的草毯

好像又過了許多時候
鐘還在響
還沒說完
我喜歡靠著樹靜聽
聽時間在木紋中行走
聽水紋漸漸擴展
鐵皮絕望地扭著
鏽一層層迸落
世界在海上飄散

我看不見
那佈滿泡沫的水了
甚至看不見,明天
我被雨水塗在樹上
聽著時間,這些時間
像吐出的樹膠
充滿了晶瑩的痛苦
時間,那枝會噓氣的槍
就在身後

聽著時間,用羽毛聽著
一點一點
心被碾壓得很薄
我還是忽略了那個聲響
只看見煙,白的
只看見鳥群升起,白的
獵狗丟開木板
死貼住風
越跑越遠


顧城
19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