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日 星期日

【應天長】





條風布暖,霏霧弄晴,池臺徧滿春色。
正是夜臺無月,沉沉暗寒食。
樑間燕,前社客,似笑我、閉門愁寂。
亂花過,隔院芸香,滿地狼藉。

長記那回時,邂逅相逢,郊外駐油壁。
又見漢宮傳燭,飛煙五侯宅。
青青草,迷路陌。強載酒、細尋前跡。
市橋遠、柳下人家,猶自相識。

周邦彥


此詞為寒食悼亡之作。上片寫寒食節的融融春光和自己的孤寂悵惘。條風三句描寫風暖碧草、霧晴園柳,滿塘春色的暮春景物,為寒食節添色。詞人觸景傷情,想到了夜臺,即墳墓所埋葬的人,正在陰間度過黑暗沉沉的寒食,悲悼之情不可抑止。梁間燕數句寫詞人情懷抑鬱,逃避歡樂之景而閉門愁寂,並借不解人間悲歡的樑間燕之譏笑側筆烘托,以見詞人不合眾俗的癡愚,更借亂花狼藉的意象,隱喻並象徵亡人為紅顏薄命女子,將惜花與悼亡巧妙融為一體。

下片寫當年邂逅情景和如今物是人非的憂傷。長記三句追憶詞人與亡故之紅顏知己邂逅相逢,情意歡洽的難忘而美妙的情景。又見穿插皇宮傳燭分火于權貴豪門,點綴寒食節朝野共慶的風俗,更借一字暗示出前次邂逅亦見如此情景,雙方歌酒歡娛,直至傳燭分火的夜晚,始盡興醉歸。青青草以下寫詞人為悼念亡人,強自載酒到郊野,欲尋覓舊日與佳人邂逅歡聚情景,並且祭奠一番,孰料一片青草,路徑迷離,唯有橋邊柳下人家還可辨識,而那位知己的遺跡則茫然不存!全詞結構曲折多變,轉換似雲斷山連,一般情理卻寫得撲朔迷離,而又深摯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