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昨日之河】


我們曾在昨日的河中
奮力游向彼此
那時所有的花兒都不敢綻放
或全在煙硝裡黑死了容顏
你說游啊還是要游
即使天暗 星星不願露臉
好讓上得岸時
插一支未被溺死的旗幟

漩渦下你也許未辨方向
待二十年長長的光簾捲起
各自的岸邊力立有各異的樹影
瀰漫煙霧散去
而我們親手栽種的玫瑰半朵
卻已沉默地掩沒
在如夢遠逝的昨日之河

尹玲

尹玲,本名何金蘭,廣東大埔人,1945年生,一頭白髮成為她在詩壇最顯著的招牌標記。這頭白髮和我們想像的與年紀成正比不同,倒是與心靈的滄桑不謀而合。1975年南越政權易手,獨自到台灣唸書的尹玲,從此與遠在西貢的家人分離,這一別離竟是天人永隔。在很短的時間內尹玲頭上的黑髮全變白,三十歲前便已是俏麗容顏配上滿頭白髮。她唸詩有一種特別的韻味,字句裡留露的滄桑,是用真實人生換來的百轉千迴。著有詩集《當夜綻放如花》、《一隻白鴿飛過》、《尹玲短詩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