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鷓鴣天•黃菊枝頭生曉寒】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乾。
 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裡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
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


宋․黃庭堅


這首詞是黃庭堅與朋友史應之互相唱和應答之作,詞序中的「眉山隱客」指的就是他。他常年隱居在眉山地區,靠開設私塾教書為生,生活貧苦困頓。他與黃庭堅意氣相投,二人之間頗有惺惺相惜之意。

首句「黃菊」二字,點明二人相聚時節正是菊花盛開的秋季。自古文人雅士都喜好傷春悲秋,在這萬物即將凋敝的時節中,詞人也不能免俗。再加上他此時身為貶謫之人,心中自然苦悶鬱結。看到黃菊盛開,他吟出一個「寒」字,其實,天氣未必有多寒冷,寒冷的應是詞人此刻的心。

「人生莫放酒杯乾」,就如李白的詩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一樣,勸朋友拋去一切煩惱,更進一杯酒,作者的萬丈豪情由此可見。「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裡簪花倒著冠」二句中「風前」一詞,描繪了一位挺身立於狂風之中,任憑風吹雨打而巍然不動的壯士形象。雖承受風雨交加的沖擊,但作者的心依然平靜,甚至還手握橫笛,繼續演奏著美妙的樂曲。此刻的詞人似乎已經酩酊大醉,全沒了平時沉穩嚴謹的形象,他順手摘下一朵黃花,插於髮中,把髮冠隨意倒扣在頭上,這樣的放鬆狀態在平時是絕不會出現的。借著酒醉,詞人完全拋下了平日被壓抑的感情,飲酒對酌,與朋友隨意暢聊,興起之處,頭髮散亂,衣冠不整,於風雨中賦笛一曲。只有在這沉醉之中,作者才真正感到輕鬆、快樂、無拘無束。

承接上文酒醉之后的癲狂與放縱,詞人高呼“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詞人本是一名身負遠大理想與抱負的政治家,但此時卻不想再去理會世俗中的一切,不再看重榮華富貴,不再追逐名利,不想再違心附和,而只想健康快樂地生活。多年在官場中的爾虞我詐,早讓黃庭堅心生厭倦。看到朋友於山村中隱居的生活,雖然清苦,但卻怡然自得,他是羨慕不已。所以盡情暢飲,酒醉之後吐露出這樣的歸隱想法。

「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從詞的最後兩句可以看出,作者知道自己現在這種輕鬆自由的狀態不會被世人所接受:「醉裡簪花倒著冠」的行為會被視為異類,但詞人不會顧及那些流言蜚語,他把自己比作「白髮」,與高潔傲霜的菊花一起攜手歸去。此句表達了作者欲與俗世脫離、歸隱田園的理想與洒脫不羈的情懷。

詞中,「眉山隱客」與詞人自身都是以隱士形象出現的,他們憤世嫉俗,厭倦了塵世中的鈎心鬥角,希望能夠隱居田園,這正是詞人對俗世中令人不滿的事物最有力的控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