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滿江紅•暮雨初收】



暮雨初收,長川靜、征帆夜落。
臨島嶼、蓼煙疏淡,葦風蕭索。
幾許漁人飛短艇,儘載燈火歸村落。
遣行客、當此念回程,傷漂泊。

桐江好,煙漠漠。
波似染,山如削。
繞嚴陵灘畔,鷺飛魚躍。
遊宦區區成底事,平生況有雲泉約。
歸去來、一曲仲宣吟,從軍樂。

宋․柳永


柳永這首詞寫的是厭倦仕途,渴望歸隱之情。暮雨初收幾句寫的是,天將暮時,又下起雨來了,雨一歇,夜幕就已降臨,船泊江邊,江水是那樣澄靜,對面蘆葦疏落的島嶼上,水蓼迷離,陣陣葦風,帶來涼意。長川即桐江,在今浙江中部,是錢塘江自建德縣梅城至桐廬一段。水蓼和蘆葦都於秋天開花 ,可見時間是在蕭瑟的秋天 ;雨後的秋夜,更使人感到清冷。蕭索是風吹蘆葦之聲。這幾句寫傍晚泊船情景,以靜態描寫為主。

幾許漁人飛短艇始,詞境由靜態變為動態,寫的是天黑時分,漁人們駕著小舟,匆匆回到村落中去;那舟上的點點燈火,閃耀在夜空裡,映照在江水中 ,在黑暗中向前飛行 。黑暗中,一切都看不見,惟見燈火閃爍,才知道這是漁舟 儘載燈火四字,點出漁舟夜歸之景况。

這裡的動,反襯出整個環境的靜寂,因為在靜寂黑暗中,飛動的燈火才顯得特別鮮明。漁人帶著一天的勞動果實回家,心情是喜悅的,飛短艇字,就表現出他們的喜悅心情,這又更加反襯出在外漂泊者的孤獨和淒苦,這樣很自然地過渡到遣行客,當此念回程,傷漂泊三句。漁人的家庭樂,使作者更加感到自己漂泊之苦,渴望結束這種羈旅形役生活,回去享受家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