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水調歌頭 - 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 】



落日繡簾捲,亭下水連空。
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
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
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凈,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
堪笑蘭臺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

蘇軾


此詞將寫景、抒情和議論熔為一體,在構美妙意境的同時,就表現了作者身處逆境時,能夠大氣凜然、泰然處之的精神境界,並表述了作者對如何處理逆境、進而探索人生的哲理。難怪後人有言:其精微超曠,真足以開拓心胸,推倒豪傑。

此詞開篇,捲起窗帘,窗外美景就映入眼帘:夕陽與亭台彩光輝映;江水與碧空天際相銜;亭連水,水連空,水空一色。再對亭子來個特寫:亭子紅門和青窗的彩漆似乎未乾,給人深刻印象和親切感,順便表達了作者對亭主的感謝和親密友情。接着用回憶鏡頭,作者在江南的平山堂時所見的美景,用切入手法把兩地美景融為一體,構造出優美的意境來。這種實景與憶景一起拼合意境的手法頗似電影藝術中的蒙太奇,使人耳目一新。憶景中特別突出孤鴻杳杳而沒,顯然是作者自況。這與後面的漁翁弄潮、扁舟渡險一起,為作者不懼磨難、大義懍然的精神境界的表露作了鋪墊。